2377文学/enpproperty-->

  钟老南山者,生于民国丙子年(1936),为海内呼吸科之北辰,国之工程院士。祖籍闽之厦门。因其诞于钟山之南,故其父为之名曰“南山”。其身长七尺,貌健而凛然。行而有风,声若洪钟。呈异人之相。

  其生于医学世家。天资聪颖,敏而好学。幼时,目视其父竭心尽智,医伤救死,若再造苍生,为百姓敬仰。其誓曰:“我志也!愿此生于世留下些许。”

  既成,卒业于北京医术学府。又公学于大不列颠帝国医学。遂成国之呼吸界之翘楚。

  癸未之春(2003),南国广东,突发一莫名疫病,祸人肺部,染者,咳不止,高热不退,衰竭而死。谓之“非典”。随后,此疫飞速侵蔓,染者千万,而无药可遏。国之上下,无不骇然。

  国之有司,为抚众心,曰:“此疫可控”。并嘱钟老:“一也!勿多言。”然钟老未从,反诘:“此疫因未明。而何谈控?”钟与人言:“疫重情急,医者已病数十,濒危。何敢扯淡?我实言耳。”业界为之惊愕。再察,为野生肉祸之。官宣因曰:“疫因已察,为衣原,可使抗生素克之。”众医者随之应。然而,钟老持疑,屡试无效。于是起而疾呼:“药不对症,使抗生素谬也!当止!此为病毒传之,当如此如此,最为有效。”验之果然。于是,国之上下,改使钟老之术。其间,钟老无惧恶疫染身,语人曰:“将危甚者送我!”众患速愈,非典灭。钟老术高而仁心,且敢责谬误,挽救几多生命!国人服。

  其后,钟老对空气之污致病作而责,终为“世卫”纳。钟曰:“吾无愧己心于国人,惟实言矣。”

  越十有七年,庚子(2020)之际,楚之武汉,再发大疫。初,患者高热不去,咳不止,喘息渐困,衰竭而亡。类同“非典”,然更甚于“非典”。更假春运如水,染播之速,不及掩耳。此国难之谓也。被染者甚众,蜂拥往医。医之不暇。时下,无药以克。惊恐海内。京城速派卫健职官巡汉。官假媒体曰:“勿惊。此可防,可遏,可医也。且亦未见人之相传矣”果如官言耶?因何而发,何以防,安可服众?究察,为新型冠状之病毒作祟,祸起于海鲜野生之市。俄而职官亦染疫。是时,医者十有四人染病而倒。各病院人满为患,被染者甚众。一床难求,哀鸿遍地。疫情肆虐,路人谈疫色变。沧海横流方显英雄。钟老细研疫状,作而复改官声:“此疫未有遏也,飞沫而播且人传人也!须罩口。频沐手。居勿出。勿往汉!”国人应而稍安。

  钟老言讫,却疾奔汉之疫区,时年八十有四焉。咦嘻!真猛士也,敢直面鲜血!是英雄矣,舍生而忘死!钟老,如钟馗来世驱鬼怪,若华佗复活济苍生,如操蛇之神为移障,若伏虎之仙斩财狼。子曰“至德也矣!”时有钟老,国人幸也!

  笔者赞曰:南山,赤子也!以家国之心,毕生为践儿时之诺。国士也!秉刚勇之节,危难惟报死国之气!寿当日月,国人之愿也!

  庚子正月 徐州 兴山 沐手而作

作者:陈兴山     责任编辑:张禹
网站地图

澳门尼斯人765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