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4会员风采会员风采/mjfc/pic/attachement/jpg/site2/20200214/d46d6d8e16e71fb08b9f0d.jpg/enpproperty-->

  12天我们能做什么?12天我们不许出错可以吗?

  7.99万平方米、1500张床位、2300名医务工作者,12天完成交付这就是武汉雷神山医院。

  洪瑛说,在建设雷神山医院的给排水施工中不允许错,一次都不允许。项目是边设计边施工,管网埋完马上地面就回填,所以要求是不能出错,一次到位。

  洪瑛是中南建筑设计院BIM设计研究所总工程师,正高职高级工程师、注册公用设备工程师(给排水),也是此次雷神山医院给排水总工程师。

  除夕夜,在接到雷神山医院项目召集令的第一时间,洪瑛毅然请战,当晚冒雨往返70公里踏勘现场。传染病医院对生活和医疗污水的处理标准非常高,设计要求也更严格。随着疫情发展,6天时间里雷神山医院的规划总建筑面积三次增加,总体规模超过两个火神山医院,但工期却与火神山相当,这也让洪瑛和项目组压力骤增。

  雨、污水排水经过全消毒,均排入市政污水管网再进入城市污水处理厂处理排放,避免水体污染;给水预留消毒剂接口,应急时加氯,达到传染病应急医院的建造标准。病区和非病区给水、热水、排水、通气系统均独立设置;医疗污废水经二级强化消毒和二级污水处理,达到《医疗机构水污染排放标准》中传染病机构排放标准后排入市政污水管网;场地雨水采用防渗膜隔离雨水下渗污染地下水,且设雨水收集池,收集场地雨水消毒后排入市政污水管,确保雨水不进湖;供水设应急加氯设施确保水质安全。

  洪瑛从踏勘开始便全身心投入到污水和雨水排放处理方案研究中。为确保地下给排水管道的预埋效果,她和项目组24小时内确定排水官网的走向、污水处理站和雨水收集处理池的选址,以便施工先行开挖。

  随后,在不到2天的时间内,洪瑛和项目组便完成了室外给排水官网施工图,项目全程均为设计、施工穿插进行,无缝连接,保证了工期与质量。如今,经过10多个昼夜的奋战,武汉雷神山医院已经交付使用,首批医疗队员也已经进驻。该院只设住院不设门诊,分别为2个重症医学科病区、3个亚重症病区及27普通病区,除重症病区外,病房均为2人间。医院设有一间手术室,心电诊断科、超声影像科、放射影像科及医学检验科等医技科室,可实现CT和心电的远程诊断传输。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洪瑛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这与她长期学习不断实践是分不开的。她认为,在人生的每个阶段、每个角色里集中精力,做好每一件事,做好自己,一切就会水到渠成。

  1986年高考放榜后的盛夏,当许多考生还在苦恼于志愿填什么的时候,洪瑛早已笃定地提交了“上海同济大学环境工程学院给排水专业”的志愿。去上海读书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加上自小在设计院长大,她对设计非常向往。事实上,以她的高考成绩,选择其它热门专业绰绰有余,然而她没有任何犹豫,坚定选择了给排水工程。

  大学期间,她有幸得到邓培德、高廷耀、范瑾初、刘遂庆等多位给排水业界泰斗的教导,“强大的教师阵容”引领着她系统学习了给排水工程相关知识,让她打下了扎实全面的专业基础,也养成了踏实认真、精益求精的专业精神。

  她那段“只身闯荡大上海”的求学时光充盈着设计的兴奋和快乐。每每回顾,她都会感谢自己当初的选择,如此方能在日后的专业之路上与水共舞,渐行致远。

  1990年,洪瑛来到中南建筑设计院从事给排水设计,开始了她梦寐以求的设计生涯。进院之初,她跟随当时院里给排水专业的专家张邦治着手设计。张总的德艺双馨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尽管张总不是科班出身,但深谙绘画之道,就连项目设计图在他笔下也成了一件件赏心悦目的艺术品。除了画图一绝,张总“带徒弟”也很有一套。为了让徒弟们在专业设计上尽快入门,他在工作之余,将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总结成册分发给大家,以便他们在设计中随时查阅,少走弯路。

  多少年过去,这本由张总亲手编制的“工作手册”一直被洪瑛完好地珍藏着。

  在师傅的带领下,她对给排水设计体系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保持对专业的不断学习也是洪瑛多年坚持的习惯。在她办公桌上永远都会放着一本学习笔记,上面门类清晰、重点突出地记录着她从各类专业期刊里摘抄的要点,以方便随时翻阅。

  从规范、论文、到优秀工程案例,从办公室、施工现场到专业研讨会,她围绕行业动态,紧跟专业技术方向,一刻不停地汲取着新知识。她常说自己是幸运的,在大学里有导师的启蒙,在单位又有老一辈工程师的引导,让自己从一个只知晓理论知识的学生逐渐成长为工作中游刃有余的给排水工程师。

  近三十年的建筑工程设计历练,让洪瑛积累了丰富的工程设计经验,也与水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武汉天河机场T1航站楼的给排水设计是她和水的第一次正式对话。

  90年代初的工程图纸主要靠手工绘制,她每天的主要任务便是趴在绘图板上画喷头的平面图。她记不清自己用点圆规在图纸上画了多少个“喷头”,只记得每天画完图,右手臂内侧常常被墨水晕黑了一大片。

  尽管那时她还只是一个助手,但这个项目是她在工程设计上迈出的第一步,也让她与后来承接的天河机场T3航站楼结下不解之缘。

  长沙南站排水系统设计经历令她终身难忘。

  这个项目是中南建筑设计院承接设计的第一座高铁站站房项目,其站房设计采用当时国内比较超前的高架式高铁站房,类似项目只有北京西站和南京站。

  相关资料缺乏、新领域的陌生专业术语、专业可参考性较低......一系列难题接踵而至,考验着她和给排水专业设计组的毅力。

  那段时间,她和公司副总涂正纯做了大量的资料调查和各系统可行性的论证。考虑到长沙地区雨水量集中、暴雨强度大的特点,他们第一次将虹吸雨水系统用于超大、异型金属屋面雨水的排放,确保雨水安全迅速排出。

  继长沙南站项目之后,她对高铁站房的给排水设计有了更全面和深入的认识。曾经陌生的领域和术语也成为她专业知识的一部分。随后,她陆续完成了厦门北站、郑州东站、北京丰台站、大庆东站、大庆西站、荆州站、孝感站、桐乡站等高铁站房给排水设计。

  武汉天河机场T3航站楼及市政配套工程是洪瑛整个设计生涯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一项目不仅有40万平米的超大面积航站楼建筑,还涵盖了配套市政的污水处理厂、给水厂、大型市政管网、综合管廊等,几乎涉及了给排水专业的所有内容。

  设计技术难度大、覆盖面广、施工和设计配合界面多,这给主要从事建筑给排水专业的她和设计团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近八年的时间里,她和设计团队遇到的困难不计其数,为了寻找突破口,他们曾多次虚心请教业内专家同行,夜以继日地驻场讨论设计……

  随着工作能力不断提升,洪瑛的设计领域也逐渐拓宽,她和水的关系也更加密切。

  除机场航站楼项目和大型高铁站房外,她还先后参与了文化会展、博物馆建筑、体育建筑、超高层建筑、医院、数据中心和商业综合体项目等各类项目设计,包括武汉光谷科技会展中心、中国动漫博物馆、浙江黄龙体育中心游泳跳水馆、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比赛场馆(商校游泳馆)、鄂州市民中心、武汉理工大学体育中心、湖南电力调度中心(A级数据机房)、湖北省疾控中心科研实验楼、三峡大学仁和医院、东航武汉公司天河机场基地建设一期综合服务保障区、联投中心裕大华地块(超高层公建)等。

  武汉光谷科技会展中心,是洪瑛作为专业负责人参与的第一个设计、施工一体化(DB模式)项目。

  从设计到施工,她和项目设计团队通力配合,根据施工和采购要求定制设计方案,有效控制了造价、节省了工期,减少了业主的协调工作。

  最后该项目仅用13个月便圆满竣工,受到了业主的认可和万勇市长的高度赞许,也成为光谷又一靓丽的地标。

  她亲自主持完成大型项目60余项,获国家、省和市优秀工程成果奖20余项,成为中南建筑设计院给排水专业里不可或缺的专家骨干。

  作为一位给排水专业的工程师,洪瑛无疑是喜爱这个职业的。她认为,只有当自己的业务能力和经验积累到一定程度,才有可能与甲方、与施工方、与相关配合主体、与不同专业之间实现和谐对话。

  “成就最好的自己”,这是洪瑛与自己的约定。理想的激励使她永不言弃,此次顺利完成雷神山医院给排水工作交付使用正是她长期坚持的结果。无论工作还是生活,她都全力以赴,如一渠清流勇往直前。

作者:     责任编辑:张禹
网站地图

澳门尼斯人765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