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2开明视点/enpproperty-->

  核心观点:疫情时期,公众负性心理情绪严重,必须进行有效心理疏导。除了心理热线与网络咨询平台之外,更重要、更需要的是来自认识“朋友”的群体性心理支持,对于隔离期人们的心理影响,“朋友群”的作用更大。建议引导构建助力防控疫情的各类“社区朋友群”,基层社区服务中心参与管理与引导,吸收社区内外心理学、卫生健康、社会工作、教育等相关领域专家或专业人士在“朋友群”发挥心理疏导作用,重视社区党组织和党员对“朋友群”的引领。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人所组成的群体对于社会成员个体和社会发展具有重要的功能。对个体而言,社会群体能够满足个人的社会心理需要,如合群、归属、社交、爱、成就等,个人依靠群体既可以满足物质需要,更能够满足心理与精神需要,缓解心理问题,维护心理健康。对社会而言,群体可以更加有效完成组织任务和社会目标,成员之间为了共同目标,互相协作,扬长补短,高效完成任务;如果缺乏有效的群体,社会治理就无从谈起。

  一、社区“朋友群”在防控疫情、疏导心态方面具有重要作用

  在重大灾难面前、重大公共卫生事方面件应对方面,群体具有更加独特作用。人们在群体之中由于相互影响而形成群体性的心理倾向和社会态度,社会心态也对社会群体成员的心理产生影响。由此,良性的积极社会群体心理,能够极大影响和带动每一个社会群体成员的积极心态;社区群体的心理状态,也直接影响着社区成员的心理健康状况和社会行为。鉴于“群体”在社区居民生活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这次抗击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工作中,就要充分发挥社区作为群体的纽带与聚集功能。

  当前,湖北省广大民众处在疫情引发的焦虑恐惧、怨恨愤怒、敏感多疑、无助无奈、防备排斥等负性情绪和非理性行为的高发期,除了开通各种心理援助热线电话和网络咨询平台服务之外,要特别重视发挥起社区的群体心理疏导、心理援助、人际与社会支持的功能。通过社区朋友群,既可以关注到社区个人的心理健康问题和有特殊需要人士的心理困境,更可以引导和形成社区人群抗击疫情的积极心态,营造理性平和、积极乐观的社会心理氛围。

  社区已有的基于物理空间(如住在一栋的社区居民)和工作任务管理建立的群体在疫情时期的活动方式受限,由于人们居家隔离,尽量不外出,面对面人际交流减少,服务也不提倡上门,这种情况下的社区群体就要基于社区居民的心理需要与个性特点(如根据兴趣爱好、行为方式、生活需要等)来进行构建和管理。

  二、支持引导建立有助于防控疫情的各类社区“朋友群”

  微信“朋友圈”、qq“好友群”对于心理疏导和社会心理引导具有很大作用。“朋友圈”能够很方便建立,可以满足人们多元化的需要,能够及时解决群体成员的各种需要。人们遇到心理和社会生活问题,都习惯在第一时间到“朋友圈”寻求帮助。疫情时期,要大力支持居民建立多样化的“社区朋友群(圈)”。在防控疫情的时期,支持社区居民构建相关疫情科普、情绪发泄、情感交流、亲子交流、生活救急、志愿公益活动、兴趣爱好、教育学习、网络休闲娱乐、妇女、老年人、疑似病人家属等各类“朋友群”。

  三、社区服务中心要参与“朋友群”构建与管理服务

  在社区居民“朋友群”的建立与活动过程中,社区党员(群众)活动中心要参与朋友群构建,在朋友群中关注社区成员的心理需要信息,和成员积极互动引导。社区服务中心负责对社区各类“朋友群”进行登记和规范,对“朋友群”活动提供社区层面的支持。可以组建各类社区“朋友群”的“群主委员会”,发动和要求群主对朋友群加以管理和维护,充分发挥朋友群成员的“主人翁”意识。可以以社区“朋友群”为单位开展网上交流互助活动,对活动成效进行宣传报道,发挥有益的社会影响。

  四、组织社区内外相关专家参与“朋友群”,发挥心理疏导作用

  社区朋友圈内要有一定的专家引领引导。社区心理服务专家团队可以是来自社区内外的专家或专业人员。每个社区的人员中,有很多行业和专业领域的人才,有一批社会工作和心理咨询、家庭教育、社会心理服务人员。这些社区专业人员可以参加到社区的“朋友群”之中,开展工作,发挥影响。社区服务中心也可以依据构建的社区朋友群的类别和定位,邀请或聘请社区外的心理健康教育、社会心理学、心理咨询与辅导、公共卫生等方面的专家学者,加入社区相应朋友群,在朋友群里通过倾听、交流、咨询、发声等发挥引导影响作用。

  五、疫情时期,落实与发挥好党对社区“朋友群”的引领作用

  社区“朋友群”及其活动,要有党员参与,要发挥社区党组织的影响。社区党支部(工作委员会)要为社区“朋友群”活动提供网络平台和必要资源,可以建立“朋友群”评价体系、会员积分体系来保障引导社区“朋友群”活动有序运行。疫情过后,可以对于社区“朋友群”开展考核评比,对优秀“朋友群”给与表彰奖励,汇聚群体正能量和积极社会心态。

作者:佐斌     责任编辑:张禹
网站地图

澳门尼斯人765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