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8名人轶事/enpproperty-->

  我的书架上,有几本特别珍贵的书。其中有巴金赠我的书,也有冰心赠我的书。

  在我的印象中,冰心是一位慈祥智慧的老人,想起她,我的心里总是荡漾着一种难以言喻的亲切感。1990年12月9日下午,我到她家里去看望她,冰心在她的书房里接待我。在见到她之前,我心里既激动又不安,唯恐自己打搅了她。见面时,她拉着我的手,笑着说:“久仰久仰,我读过你的文章。”我问她身体怎么样,她又孩子般调皮地一笑,答道:“我嘛,坐以待毙。”她的幽默驱散了我的紧张。

  那天,她的兴致很好,我们谈了一个多小时,她一直在不停地说,话题从文学、历史谈到时下的社会风气。老人思路清晰,对社会生活非常了解,对国内外的事件和人物有深刻独到的见解。我谈到自己从她的作品中得到的教益时,她说:“你读过我最短的一篇文章吗?只有50个字(编者注:实为100余字)。你不会看到的,给你看看吧。”说着,她从书橱里拿出一本书,书名为《天堂人间》,是一本很多人怀念周恩来的书,她为这本书写了一篇极短的序文,全文只有三句话:“我深深地知道这本集子里的每一篇文章,不论用的是什么文学形式,都是用血和泪写出他们最虔诚、最真挚的呼号和呜咽。因为这些文章所歌颂的、哀悼的人物是周恩来总理。周恩来总理是我国20世纪的10亿人民心目中的第一位完人!冰心泪书。”她喜欢这篇写于1988年初的短文,大概是因为这些文字也表达了她对周恩来的感情。她对我说:“文章不在乎长短,只要说真话,短文也是好文章。”

  冰心的书房很简朴,家里的陈设也极简单。她说:“有人建议,要我把家里弄得豪华一点。我不知道什么叫豪华。”我们谈到了社会风气,谈到了老百姓深恶痛绝的腐败,还议论了很多其他事情,老人兴致勃勃,谈笑风生,说了一些流传在民间的笑话,引人发笑,她自己也忍不住笑。临走的时候,我把自己刚出版的一本《赵丽宏散文选》送给她,我在扉页上这样写:“敬爱的冰心老师:在风雪弥漫的日子里,你的正直和诚实为我们点燃了温暖的灯。”这些话发自我的肺腑。她仔细看了我的题字,微笑着说:“谢谢你写得这么好。”说罢,她站起来,走到身后的书橱前,嘴里轻声说:“我要送一本书给你。你送我散文选,我也送一本散文给你吧。要送一本和你给我的一样厚啊。”说着,她从书橱中抽出一本《冰心文集》第五卷,这是上海文艺出版社1990年刚出版的新书。她拿了书后,又回到书桌前坐下,用手边的一支圆珠笔在扉页上为我题写了一句话“说真话就是好文章”,旁边又写:“丽宏小友正”,再署名,写日期。

  这次会面的一年之后,我写完了散文集《岛人笔记》,想请冰心老人为这本书写一篇序。我给她写了信,并寄去了其中的部分文章。不久后,老人就给我回了信,信写得很短,然而含义幽邃,引人深思。她在信中告诉我,她身体不好,住了几天医院,“恕我不能写序了,写个书名,如何?”信中寄来了她用毛笔写在宣纸上的“岛人笔记”四个字。我的《岛人笔记》虽然没有冰心的序文,但有了她为我题写的书名,使我欣慰。书法家周慧珺看到冰心为我题写的书名后,称赞她的字写得好,说冰心的字清秀脱俗,有骨力,就像她的为人。

  我和冰心的会面,仅此一次,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她对我说的那些话,至今常常在我的心头萦绕。而她赠我的这本《冰心文集》,以及她的信和题字,成为老人留给我的最珍贵的纪念。

  (作者系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作协副主席。本文选自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著名作家陈建功主编的《文人的另一种交往》(P263~266),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

作者:赵丽宏     责任编辑:叶炜
网站地图

澳门尼斯人765短视频